车队“围攻”首都,加拿大要被美国“拱火”搞乱了?

车队“围攻”首都,加拿大要被美国“拱火”搞乱了?

新浪新闻综合2022年02月18日 18:34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当普通加拿大人正在祈盼“自由车队”不会演变成暴力冲突时,一些美国政客却在忙着煽风点火。

  |作者:郑敖天

  |编辑:许晔

  |编审:苏睿 凌云

  加拿大国会山庄外,抗议者自在地煎着培根,当地警方默默和他们保持着距离。

  平静之下,气氛紧绷。

  自1月份以来,加拿大“自由车队”抗议活动愈演愈烈,抗议者除了在街头游行、用大卡车堵塞交通,与人爆发肢体冲突,甚至在加拿大国家战争纪念碑上小便。

·前进中的“自由车队”。·前进中的“自由车队”。

  2月16日,在混乱持续近3周之际,加拿大警方发出“最后通牒”:要求抗议者离开首都渥太华的街道,否则可能面临罚款、逮捕或被没收卡车的惩罚。

  在此过程中,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一些西方国家在社会问题上的“双标”再次暴露无遗。17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在网上发了一张对比图——

  面对“自由车队”的示威活动,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说:“他们没有权力阻碍我们的经济、我们的民主、我们民众的日常生活。这必须停止”。

  当初看到乱港分子在街头的暴力行为,特鲁多说的却是:“我们将大声、明确地支持全世界范围内的人权(行动)”。

  “(特鲁多)哪一句说了真话?”赵立坚配文道。

·赵立坚推特截图。·赵立坚推特截图。

  混乱

  1月底,加拿大媒体报道称,加边境卡车司机不满政府新公布的疫苗接种规定,23日起组车队驶向首都渥太华。车队长达70公里,超过了现有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因为道路被抗议者堵塞而聚集在路上的各类卡车。·因为道路被抗议者堵塞而聚集在路上的各类卡车。

  27岁的泰勒是加拿大阿尔伯塔州的农民。前两天,他跋涉2000英里来到渥太华,加入了在此聚集的“自由车队”。

  与许多“自由车队”成员驾驶大货车不同,泰勒开着的是一辆半旧的皮卡。后面一辆简陋的木制拖车就是他这几天的家。

  “我感觉这一切都很狂野。”泰勒一边回答加媒的问题,一边举起手机,为自己的短视频账户收集视频素材。此时的他看起来不像一个抗议者,更像一个自驾游博主。

  示威人群中除了卡车司机和泰勒这样来“蹭热点”的人,还有不少反疫苗群体人士。此次抗议活动也逐渐升级成反疫苗、反抗疫措施的广泛集会,并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逐渐扩散到全国。

·“自由车队”的一辆车前写着“不要疫苗护照,不要防疫政策”。·“自由车队”的一辆车前写着“不要疫苗护照,不要防疫政策”。

  更可怕的是,《卫报》报道称,加拿大公共安全部长马克·门迪西诺警告称,占领渥太华的抗议者与一群极右翼极端分子存在关联。这些极端分子不久前因涉嫌谋杀警察而受到指控。

  “自由车队成员吉姆·多克森在接受加拿大媒体《环球新闻》采访时,就公开表示希望加拿大出现内战,并强调“我们(指自由车队)有枪,如果有人不想站出来(反对特鲁多),我们就会站出来”。

  当地警方与“自由车队”陷入了长期对峙。

  近几天来,渥太华夜间最低气温达到零下10度,在室外执勤的警察冻得簌簌发抖,还要时刻注意抗议现场可能出现矛盾激化的局面。

  警方此前发表声明称,这种“前所未有的情况远远超出了加拿大任何市政警察机构的经验”,并“给我们所有的警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面对如此局面,曾经坚称“绝不会后退”的渥太华市警察局长彼得·斯洛里,于2月16日“撂了挑子”。

  辞职前一周,斯洛里曾多次请求帮助,要求增派1800名警力来结束这场抗议活动,但被拒绝——总理特鲁多不接受“渥太华市已经耗尽其工具和资源”的说法。

  有加媒称,斯洛里辞职是因为不想在警方动用强硬手段执法时,替特鲁多“挡枪”。而特鲁多也打着同样的算盘,既想让警察维持秩序,又不肯背“压制自由”的名声。不过,斯洛里这一辞职,特鲁多也只能自己站到前台了。

  “双标”

  加拿大首都闹翻了天,总理特鲁多在哪儿呢?

  1月29日,加拿大广播公司、美国《国会山报》等媒体报道称,“出于安全考虑,特鲁多和其家人已“逃离”渥太华,被转移到了一个“秘密地点

  议论纷纷时,特鲁多31日通过社交媒体宣布:他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目前感觉尚好,将远程居家办公

  同日,他针对“自由车队”首次发表讲话:“过去的几天里,加拿大人对一些人在我们国家首都的抗议行为感到震惊,坦率说,是厌恶。”他还表示,自己不会被抗议者“吓倒”。

·特鲁多。(资料图)·特鲁多。(资料图)

  这不是特鲁多第一次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居家办公。2020年3月,其妻子索菲确诊新冠,他便选择进行自我隔离,在家边带娃边办公。

  总理一家连连中招,也凸显加拿大疫情形势之严峻。今年初,新冠变异毒株奥密克戎在加拿大掀起新一轮疫情高潮。截至目前,加拿大累计新冠确诊病例已超322万例。

  加拿大联邦政府和各省收紧防疫措施,尤其加强了边境和公共场所疫苗通行证管制。

  1月15日实施的 “疫苗护照”政策要求,所有没有完全接种疫苗的加拿大卡车司机,从美国回到加拿大前,必须出示72小时内完成的核酸检测证明,并且在入境后接受隔离检查。

  这一政策对于许多长期跑“美加线”,又没有完全接种疫苗的加拿大卡车司机来讲,难以做到。在疫情严重的美国,核酸检测本身就处于“一测难求”的状态。就算他们能够幸运地完成检测,依然要花费数天时间在加境内完成隔离。这无疑会给依靠“争分夺秒”养家糊口的卡车司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自由车队”运动由此而起。

·行进中的“自由车队”。·行进中的“自由车队”。

  当地时间2月3日,特鲁多还对警方“寄予厚望”,表示目前不考虑动用军队”,也没有与滞留在渥太华街头的抗议者进行谈判的计划。

  “自由车队”开始逐渐失去耐心。

  2月10日,自称“自由车队发言人”的加拿大退役军官汤姆·马拉佐,在网络视频中发布声明,要求与特鲁多进行会面,以讨论“疫苗护照”政策。

  在视频中,马拉佐指责特鲁多政府在疫情期间缺乏领导力,不能为在疫情中失业的加拿大人提供基本的帮助。而加拿大政府推动的“疫苗护照”政策,只会让依赖美加贸易的加拿大人的生活更加窘迫。

·堵在加拿大国会大厦的“自由车队”。·堵在加拿大国会大厦的“自由车队”。

  “自由车队”是二战结束后,加拿大所经历的最严重的政治冲突。虽然抗议者目前总体上还处于和平状态,特鲁多却按捺不住了。

  2月14日,他宣布联邦政府启用《紧急状态法》来应对这场抗议示威活动,授予警方更多手段来处理“可能构成非法和危险活动的公共集会”,以“恢复秩序并保护对经济和就业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

  此外,他还要求金融机构配合政府有关部门监管并禁止为非法封锁提供资金或支持的行为。渥太华警方从2月17日开始逮捕示威者。

  特鲁多急着出手摆平动荡,也源自拜登政府的压力。

  虽然美国的民主党政客们很热衷为其他地方动荡不宁的“美丽风景线”喝彩加油,但加拿大却“乱不得”,因为牵涉到他们自己的执政利益。

  由于担心“自由车队”的活动影响到美加贸易,拜登政府很早就向特鲁多施压,要求加拿大使用“国家力量”来结束“自由车队”的活动。至于这么干是不是暴露其“双标”,这时候也顾不上了。

  正是在2月11日与拜登会谈后,特鲁多宣布,“我和拜登总统已经达成了共识,围困不能继续!我们将动用一切手段结束这些‘非法活动’。”

  黑手

  当普通加拿大人正在祈盼“自由车队”不会演变成暴力冲突时,一些美国政客却在忙着煽风点火。

  不难想见,这些不断给“自由车队”起哄助威的多为共和党右翼政客。他们的算盘也一望而知:

  一方面,这些司机反对疫情管控措施的主张,本来就和共和党政客的主张一致,而且在抗疫已经高度政治化的美国,打不打疫苗、戴不戴口罩、管不管疫情,已经成了政治立场问题,他们“力挺”这些“自由司机”,着眼的还是美国国内的选票。因此他们很是来劲,甚至盼望把同样的戏码引入美国。

  另一方面,在美国两党政治极化严重的背景下,美加贸易越乱、民主党执政成绩越差、选民越不满,越是有利于共和党政客们吸纳选票。

  于是乎,得克萨斯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高喊:“他们(自由车队)是为你我的自由而前进的爱国者。他们不但在保卫加拿大,也在保卫美国!”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干脆在声明中说特鲁多是个“极端的疯子”,还公开邀请“自由车队”造访华盛顿。

  怪力乱象,皆为利益而已。

  很多眼尖的加拿大人早就发现了“自由车队”中的“美国元素”——很多卡车同时挂着加拿大国旗和美国国旗;有车队成员举着支持特朗普的旗帜,在渥太华街头“招摇过市”。

·堵塞渥太华公路的“自由车队”,一些车辆上可以看到美国国旗和加拿大国旗。·堵塞渥太华公路的“自由车队”,一些车辆上可以看到美国国旗和加拿大国旗。 ·骑马在渥太华街头招摇过市的“自由车队”支持者,其中一人高举支持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旗子。·骑马在渥太华街头招摇过市的“自由车队”支持者,其中一人高举支持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旗子。

  “自由车队”开始示威后,美国网络上还出现了大量对该车队的捐款网页。截至2月16日,在“自由车队”网上公开筹集的近900万美元(约合5693万元人民币)的捐款中,有42%来自美国。

  2月5日,美国众筹网站“GoFundme”宣布关闭对“自由车队”的捐款链接,并将数百万美元捐款退回捐款人。这一举动在美国右翼势力中间掀起轩然大波。美国得克萨斯州总检察长肯·派克森宣布将对“GoFundme”关闭捐款链接的行为进行司法调查。

  美国政客在“自由车队”问题上拼命拱火,似乎“唯恐加拿大不乱”。

  对此,加拿大公共安全部长门迪西诺公开表示,“自由车队”事件中外国势力的影响“令人担忧”。

  他强调:“加拿大人如何依法生活不应该在得克萨斯州检察长的关心范围内。我们是加拿大人,我们有自己的法律。”

  一些美国政策专家对此也表示担忧。前美国驻加拿大大使布鲁斯·黑曼直言,一些美国政治组织开始在美国的盟友和邻国挑动破坏社会稳定的活动,就是为了在国内外赚得更多政治资本。

·“自由车队”车辆上写着:在掌权的“疯子”眼里谁的生命都不重要。·“自由车队”车辆上写着:在掌权的“疯子”眼里谁的生命都不重要。

  在漫长的对峙中,一些“自由车队”的支持者已经出现了极端化的倾向。

  对于这一转变趋势,加拿大渥太华科技大学学者芭芭拉·佩里表示:虽然“自由车队”是因反对特鲁多政府的防疫政策而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具有反政府和分裂主义倾向的人士也开始加入其中。

  还有学者认为,尽管“自由车队”没有获得绝大多数加拿大人的支持,但“自由车队”的支持者往往是被特鲁多的经济政策“遗忘”的蓝领工人和失业者。相对于都市白领,“自由车队”的支持者往往具有更强的政治行动力。这让“自由车队”未来的走向更加难以预测。

  特鲁多最终将如何解决摆在面前的难题,世界将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